首  頁 關於我們 養魚目錄 養殖新知 水產書籍 廠商名錄 友情連結

 

許健豐的台灣蜆養殖經驗談 文 、攝影/本社鄭石勤

 

出道十七年,許健豐說還摸不透養蜆最重要的做藻標準作業程序。沒有培養出幾種特定的藻類,蜆就養不起來,他曾經連續4年槓龜,這兩年則大豐收。台灣蜆寧願挨餓也不吃別的藻種,他用雲林海口特別的閩南語腔說〝飼拉仔像養囡仔同款〞...

 

 

 

 

 

左圖:許健豐每天都要巡視池塘兩次,抽藻水到蜆池
 

 

 

養台灣蜆十七年
  許健豐的家裡原本就是養殖黃金蜆,已經有三十年的歷史,他自己出來單飛也已經十七年之久了,他的魚塭位於雲林縣麥寮鄉崙後村。麥寮鄉為雲林縣濱海鄉鎮最北的一個鄉,與台西、四湖、口湖等三鄉同為雲林縣主要的養殖生產地區。麥寮鄉養殖面積3千多公頃,為雲林縣第二大養殖鄉鎮,僅次於口湖鄉。
  許健豐的蜆池有三個池子,每一池面積大約一公頃多,水深一公尺。許健豐的蜆池放水深度比一般養蜆池的二尺深一些,他認為水深一點藻相比較穩定。另有一個0.8公頃的魚池,裡頭飼養三萬尾的台灣鯛,這一池是專門做為蜆池培養藻水用的。許健豐說其實養殖台灣蜆的飼養管理很簡單,每天早上和下午各巡塘一次,看看拉仔有沒有吃藻,有吃的話就要打開抽水馬達,把台灣鯛池的藻水抽到小井裡。小井裡有三根六寸的水管,分別通往三個蜆池。抽水馬達開關有加裝一個定時器,一般設定抽水五個小時後自動關閉,抽水的時間依吃藻的需求量判斷,可視情況加以調整抽水時間的長短。
  要怎樣知道棲息在池底土裡的拉仔有沒有吃藻類呢?許健豐說觀察蜆池裡的藻水水色就知道吃藻的情況,如果水頭的水色濃而水尾的水色淡,就表示蜆在大量濾食藻類,藻類被吃光了水色就淡。有的時候蜆的食量會大到藻類來不及培養,這個時候就要增加台灣鯛的飼料投餵量,24小時打水,必要時還要直接添加米糠到台灣鯛池裡以增加藻類的數量。

右圖:連續兩年蜆池大豐收(邱仕彰提供)

水色千變萬化 無法標準化
  僅管有十多年養殖台灣蜆的經驗,許健豐到現在還對培養藻類的技術一直沒有辦法完全了解及掌握,許健豐說飼拉仔像養囡仔同款,池子裡的藻水如果沒有蜆喜歡吃的藻類,牠不吃就是不吃,時間持續太久的話,就會餓死。以前雲林麥寮一帶也有很多人養拉仔,但是這幾年越來越少,原因就是培養不出台灣蜆要吃的藻種,只好放棄改養別的水產品種。
  多年來許健豐一直在尋找培養藻類的技術,想要建立一套標準化的培藻操作程序,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他用過肥料、尿素來培養藻類,「大多是土法煉鋼的方法。活菌也用過,剛開始買回來用時效果還不錯,後來也不行了。」許健豐無奈的用雲林海口獨特的閩南語腔笑笑的說〝水產就是千變萬化,無法度標準化〞,一句話道盡純樸養殖漁民順應天意的樂天知命。

右圖:收成的台灣蜆池正在裝袋(邱仕彰提供)

 

  為了找出標準化的操作程序,許健豐可是下足了工夫。他在三年前曾特地南下到水產試驗所東港分所去請教藻類權威蘇惠美博士,他在東港纏著蘇博士,耗了一整天的時間請教藻類方面的專業知識。除此之外,他也到處收集有關藻類的資訊,為了更了解藻相,還花了一萬多元買顯微鏡,一但藻色改變,或是拉仔停止生長,他就會取水養在顯微鏡下觀察藻的種類。不過,市面上有關養殖藻類的書很少,顯微鏡裡看到的是什麼藻?他也不十分了解。去年起,他開始使用台灣肥料公司出產的鎂酸鈣及活力三號等產品,台肥的研究人員給了許多的技術支援,並代為觀察他的池子裡藻類的品種,甚至解剖蜆的胃及消化系統,記錄水池裡的藻和蜆體內的藻的相關性。
左圖:優良藻水之顯微鏡下藻相(邱仕彰提供)

 

  根據台肥的觀察,台灣蜆只吃幾種特定的藻種,例如矽藻、盤星藻、柵藻等,其他的藻種即使濾食進去也會被排出來。國內學者的研究文獻指出蜆以濾食攝餌,由入水管進水,經過鰓瓣過濾動植物性浮游生物或其它有機物,再由唇瓣輔助送入口中。許健豐自己的經驗也是一樣,有時候即使水色很濃,水中藻類很多,但是養殖的蜆仍然長不大,最後整池都因沒吃東西而餓死。
  許健豐說養拉仔經常碰到的問題就是在夏季高溫期,蜆殼有時會變黑,黑色的部位刮除,底下有洞,像蛀牙一般,一但發現有黑殼,可整池拉仔都會變黑。「這些黑殼也長不大,加上賣相差,根本沒人要,只能賤價出售,一斤只有幾塊錢。收購商看到這種黑殼只願意拉二三千斤走,如果是好的拉仔,不管是幾萬斤都願意收購。」

圖:許健豐與台肥公司人員合影

 

  這些年來,雲林麥寮這一帶有許多的養蜆業者都是因為做不出特定的藻,只好放棄養蜆,改養其它的水產物。而他自己也曾有連續四年養殖失敗的慘痛經驗,那幾年三甲多的池子每年收成的蜆都很小粒,價格非常差,只賣得三十多萬。許健豐說如果是正常收成的話,三甲多面積的養殖成本通常大約需要八十多萬元,連續四年的虧損大約賠了一百多萬。
 

左圖:許健豐的台灣鯛池,飼養台灣鯛主要是做為培養藻水用

 

  由漁業署的統計資料顯示:雲林縣的台灣蜆生產量在2004年之前一直維持在二千噸左右,接著突然大幅減產,2005年只有4百噸,2006年136噸,2007年甚至無統計資料。麥寮這一帶的養殖業者懷疑和六輕有關,這幾年特別難養的原因也許和工業污染嚴重,下的雨都是酸雨。酸雨的定義是雨水在pH5以下,根據環保署的監測資料,全台降雨平均有百分之五十二為酸雨,1991~1997年年平均值以台北最低,約僅4.3,台中4.6。

蜆為主 魚為輔
  許健豐養殖台灣鯛最主要的目地是培養藻水用,所以面積只有0.8公頃,裡頭放了三萬尾台灣鯛。「蜆是主,魚是輔,有時候要取捨。」他說有一次魚已經長到三斤大的上市規格,池邊收購價很好,三十多元一斤,但是蜆卻正值生長快速期,食量特別大,急需要大量供應藻類,這時也只好犧牲賣魚的利潤,把魚留在池以裡繼續養下去,以顧蜆為主。「那一次賣魚的話三萬斤可以賣到九十多萬,但是蜆養的好卻可以賣到兩百多萬。」魚與熊掌無法兼顧,許健豐也只有笑笑的說還是把拉仔顧好比較重要。
  關於養殖台灣鯛的故事也有一籮筐,他還記得養豬爆發口蹄疫前一年,他的魚已經有三斤大,可以賣了,但是當時魚價跌到一斤只有九元,實在賣不到什麼錢,他乾脆不賣了,兩三萬尾魚就丟在池子裡不管牠,也不餵飼料。沒想到經過了一年,魚居然都活的好好的。價格開始回升後,他才又開始投餵飼料,直到台灣鯛長到四斤大時,價格回升至29.5元才賣。養這批魚都沒有賠到,許健豐直呼運氣真不錯。

左圖:許健豐的三個蜆池面積共三甲多

 

  今年魚池裡的台灣鯛卻出現了狀況,從八月份起就不斷的死魚,而且死的都是三斤以上的大魚,每天都有幾尾浮到水面上來,而且這個現象已經持續進四個月了。算一算,每天十尾就有三十斤,四個月許健豐就大約已經損失了有近三噸的魚。他把魚拿到雲林縣家畜疾病防治所檢驗病因,得到的答案是鏈球菌感染,防治所做了藥物敏感試驗,建議用OTC及阿莫西林治療。總共用了六次藥、四次BKC但是都看不到效果。OTC一公斤400元、紅黴素2500元,自己買藥混和在飼料裡餵飼,藥錢花了好幾萬。如果是請飼料廠直接添加在飼料裡的話,一噸飼料要加收費用3800元。他說台灣鯛池以前也曾發生過一樣的狀況,按照防治所的方法用紅黴素投藥,喔很快就穩定了病情,這次卻無效,許健豐為此還在傷腦筋。

台肥加持信心倍增
  由於過年期間的市場價格比較好,台灣蜆的養殖期通常要需要六至七個月,所以要調整產期在農曆年出售的話,一般放苗的時間是在每年的六~七月,但是每個人的操作手法不同,放苗的時機都有所不同。不過台灣蜆的成長經常參差不齊,成蜆的採收多半要用間捕的方式,採收時把達到上市規格的蜆收成,其他較小的放回繼續飼養。
  許健豐說雲林縣的放養密度比較保守一點,通常是一甲地放三百萬粒蜆苗,聽說彰化縣業者有的放到五百萬粒。蜆苗規格約一至二萬粒/台斤,一斤蜆苗價格從台幣五十元到二百元都有,由市場供需情況決定,正常狀態在一百元上下。

右圖:台肥技術員正在取水樣,做顯微鏡檢查之用\

 

  儘管養蜆十多年非常辛苦,收入也不穩定,但是許健豐卻毫不畏縮,堅守崗位,並且努力思考養殖失敗的原因,深入研究做藻水的模式。最後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前年他的蜆順利收成,賣得二百萬元。去年(2008)他的養殖更是大豐收,三個蜆池共收了九萬斤,而且有很多是100~110粒/斤的大規格,池邊收購價每斤32元,共賣得二百七十萬元,扣除成本賺了一百多萬。
  今年(2009)許健豐更是雄心壯志的持續放養台灣蜆,這批苗放的是8000粒/斤的苗,成長也還算正常,目前已經長到350粒/斤的大小。由於去年他開始用台灣肥料公司的幾種產品做為培養藻類之用,是不是台肥的產品讓他養殖成功,許健豐也還不敢確認,但是有台肥的研究人員的技術支援及輔導,讓他對養殖台灣蜆及培養藻類的相關知識有進一步的了解,面對未來的挑戰更有信心,腳步也踏實許多。

本文刊登於養魚世界雜誌2010年1號

 

 

養魚世界雜誌社  10071台灣台北市中正區汀州路一段3166

FISH WORLD MAGAZINE   6F, No.316 Sec.1 Ting-Chow Rd. Taipei Taiwan R.O.C.

Tel: 02-23036255 Fax: 02-23098929 E-mail: fish.world@msa.hinet.net

網站維護: 養魚世界編輯部